以“考古复原式”恢复《红楼梦》曹雪芹文笔取得空前绝后成功的唐国明,你怎么看?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不同版本的红楼梦!

以“考古复原”恢复《红楼梦》曹雪芹文笔取得空前绝后成功的唐国明

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完全呈现了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的唐国明


————————————————————————————————

————————————————————————————————————

半途哲人、鹅毛诗人、红楼工匠(红楼梦曹文考古复原工匠)、作家唐国明作品

——————————————————

当有人以质疑的口气追问我,说我既然是考古复原曹雪芹《红楼梦》,其文献资料来自何处。这个问题我已在其他文章里说了多次,而人最关注的是我在《红楼梦》80回后考古复原出来的曹雪芹文笔。我也说过多次,我是在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发现了曹雪芹文笔,再以考古的方式将其修复出来,复原出了与前80回文脉贯通、一气呵成、天衣无缝的曹文20回。再花其力气,将以前阅读过的前80回一些红学专家汇校出的有代表性的文本以文学的眼光审视后,选择了适合于文学的语句,某些回目与篇章段落处又重新以考古的方式还原曹雪芹文笔本色的方式完成了前80回考古复原式的汇校,从而做出了《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重新恢复了曹雪芹完成《红楼梦》文本该有的原貌。

……………………………………………………

当有人说我何不将其考古复原曹文的过程一一呈现出来,逐字逐句地注释说明出来。说实在的,我曾经也想过这么去做,但我试过,试过之后,觉得例举一段二段告知读者我是如何在程高本后40回考古复原曹雪芹文笔的即可,因为考古复原曹文的过程中有一个添删补的程序,为了语句达到与曹雪芹文笔合一的最高境界,在来源于程高本后40回考古复原的文本上,还有一个漫长的增删文学创作过程,这个过程也是一个“考古复原式”的创作过程。在一次又一次的阅读过程中,会一次又一次发现或多或少的问题,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进行“考古复原式”创作,而成就出了曹雪芹文笔的《红楼梦》。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已是《红楼梦》所有文本中登峰造极、不可超越的最好文本,也是最贴合曹雪芹原初完成的《红楼梦》。

……………………………………………………

这样说,也许人不服,会不断质问,会不断纠缠说,你又不是阅读到了曹雪芹的手稿。曹雪芹《红楼梦》手稿我敢说谁也阅读不到了,要是能阅读到,《红楼梦》也就不会以手抄残稿的形式东几回西几回的流散于人间了,我等也就不必耗费如此的光阴去为复原残缺的《红楼梦》,一代又一代人几乎用尽倾国之力了。

……………………………………………………

不服就不服,你不承认也好,承认也好,即使明显显地将从程高本后40回考古复原出的曹文摆在你面前,你读后会不由从内心发出像笔名为柳叶青的牛炳臣先生阅后“先生原来是雪芹”的感叹后,你还是会质疑,你还是会接受不了但这确实是贴合曹雪芹文笔的事实。你说这是我唐国明天才式模仿也好,山寨也好,但这些文笔实实在在来源于程高本后40回,这是铁打的事实。

……………………………………………………

唐国明为了接补残缺处,引用了、也化用了、也改用了其他文献及民间一些诗歌、歌谣、佛语悟词、文字进行了“考古复原式”的文学创作加工这也是事实。尤其是在贾宝玉没有接受薛宝钗,死守“木石之盟”,反叛世俗而离家出走;与甄宝玉接受了其江南甄家薛宝钗成就了“金玉良缘”,而顺应了世俗的“考古复原式”地尽量不差丝毫地贴合曹公的创造上,我是做了使文本故事更自然本真贴合《红楼梦》主题,更贴合读者读后自然本真的有“似梦非梦”三日绕梁挥之不去之味,使他们阅后自然发出这真是“红楼一梦”的感叹。即使有的读者读后,自然本真带点夸张又符合实际的跟我说,说我是“曹雪芹再世”,说我是比曹雪芹更高的曹雪芹,这个我不敢当。

……………………………………………………

我本来一生所做的梦是成为作家,也本来就是一个作家,不是以学者的方式而是以作家的方式将从程高本后40回发现的曹文“考古复原式”的创作出来,一是为了给我创作的《零乡》这个小说增添一个内容,同时更是为了做出一个完整的曹雪芹写作出的脂批里提到过曹雪芹完成的百回本《红楼梦》供自己私下阅读、学习。毕竟《红楼梦》是我写作上、是我想成为作家的引线、启蒙的书。想做一本私藏书《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供在自己的案头,陪自己赏读一生而已。后因其做这件事的历程及这个文本,被社会认同出了一种我概括为“雷打不动,火烧不移,一餐饭不死,住地下室不怕”的文人精神,使其文本出现的意义在红学上无疑是一场“鹅毛革命”。何况“红学”存在下去的最高意义与境界就是找到散失的曹雪芹《红楼梦》文本,我恰恰又做成了这件事。尤其是80回后的20回,不但得到杂志上的全文发表,而且得到美国、秘鲁《国际日报》这样国际性报纸全文连载。在2016年龙书剑的投资出版下,还被中国红学会举办的刊物《红楼梦学刊》2017年列为2014至2016年的红学书目。

……………………………………………………

虽然即使此书出版后,此书又在召唤能把它广泛地推广到社会与读者面前的出版公司与出版社。虽然第一次出版所印的1000册书,守株待兔地卖出一些后,目前还剩下一些库存,但其读者网络功夫厉害,从《国际日报》电子版上弄了电子文档去,不知传阅到了多少读者手里去了,我无法去搞清。不管怎样,在当今媒体的推动下,已经每天不断在传阅就是好事。

……………………………………………………

至于80回后的20回,你说我这样那样也好,你无论如何是抹杀不了我是从程高本后40回发现曹文的事实,更抹杀不了我以“考古复原曹文”的事实,以及在考古复原曹文文本的基础上,为了抵达更贴合曹雪芹文笔一次又一次“考古复原式”创作的事实,以及文本出来后流传到读者手中,读者读后惊呼“曹公再世出邵阳”“先生原来是雪芹”的事实。程高本后40回是《红楼梦》80回后几百年来无可替代超越的文本,但自然贴合前80回唐国明考古复原出的《红楼梦》80回后的曹文,远远超越了程高本后40回这个铁的事实,是谁也动摇不了的。

……………………………………………………

至少到目前为止,有几个铁一样不可动摇的事实摆在了世人面前——

……………………………………………………

一是唐国明《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已远远超越程高本后40回,并紧紧贴合了曹文,是至目前唯一从内容上与文笔上与前80回贴合得最恰当,文味笔韵前后最贯通、最自然天成的文本。从而《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自然成了《红楼梦》文本中所有版本里最好最真的版本。

……………………………………………………

二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唐国明是从程高本后40回发现曹雪芹文笔,承不承认其他什么的,但你不得不承认唐国明在程高本后40回发现曹雪芹文笔的基础上以“考古复原方式”恢复曹雪芹文笔的创作上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功。

……………………………………………………

三是从唐国明《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诞生后,如果以后谁再去续写《红楼梦》已经再也无半点意义。唐国明常说“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从唐国明以前到唐国明之后,唐国明可以说是一个续写《红楼梦》历史的终结者。同时唐国明更是一个以“考古复原式”创作复原复活出曹文的发明创造者,更是一个无人能及的以“考古复原式”创作复原复活出曹文独一无二的登峰造极者。

……………………………………………………

四是唐国明再次揭穿了有些声称权威红学家常说“程高本后40回无一个字是曹雪芹写的”与“高鹗续”“无名氏续”的谎言。肯定了程伟元与高鹗在其整理前改后增添过程中保留住了《红楼梦》80回后残笔的价值与功过。在程高本后40回中,不说其他的,其袭人的命运归属是毫无半点差错的符合前80回里写的判词的。还有《红楼梦》第8回甲戌侧批云:“……‘塞玉’一段,又为‘误窃’一回伏线……也在后40回里宝玉自失玉后,闹得满府里人人都以为谁偷了去了……里有照应的情节。第14回蒙侧批云:“宝玉见北静王,是为后文伏线。”在后40回中有北静王生日,宝玉去了,北静王送其与胸前佩带之玉一模一样一块玉的情节……

……………………………………………………

五是唐国明还了曹雪芹完成了并且是写完了《红楼梦》的清白,实证了《红楼梦》原本不是残稿是脂批里提到的百回事实。

————————————————————————————————————————

……………………………………………………………………………………………………

唐国明的书法:鹅毛帖

……………………………………………………

唐国明遵循自己的“ 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名言:

1、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

2、我们都是途中人。

3、远方没有远方,你到达的远方,不过又是一个远方的半途之上。

4、写天地之得失、强天下之心力。

5、我被一切改写,我在改写一切。

………………………………………………………………………………………………………………………………………………………………

唐国明说过: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

————————————————————————————————

————————————————————————————————

——————————————————————————

唐国明简介:

………………………………………………………………………………

唐国明是谁,他是——

一个“雷打不动、火烧不倒、风雨不垮”,“踩倒高山就上路”的汉子;

一个“流血不失长风情怀、火烧无损鹅毛风范”,“究天地之得失,强天下之心力”的文人;

一个胸怀“与时俱进思危奋发、实事求是安和天下”精神情怀的人类知识分子;

一个提出“半途哲论”的命运跋涉者、文学执着者、思想开拓者、灵魂共鸣者的“半途哲人”;

一个“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的感性学者。

………………………………………………………………………………

唐国明说:“科学精神就是‘读万卷书,穷天地之理,富天下之力;行万里路,利天下之民,惠天下之物’”。

他说,读书人的性格就如他追梦10多年租住在长沙岳麓山8平方米房间里坐“冷板凳”中,在发扬“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的湖湘精神基础上;在互联网时代,在各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下,所表现出来的如他诗作名篇《读书人》中所说的——

“雷劈不倒,火烧不移,风雨不垮,似朗月清风;日食随时,起住随所,执笔随心,如闲云流水”;

“对汹涌潮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流血不失长风情怀;居安宁山脚,贫则无忧富则无过,火烧无损鹅毛风范”;

“与时俱进认知世界真理,思危奋发图强;实事求是改造现实命运,修德安和天下”;

“读万卷书,穷天地之理,富天下之力;行万里路,利天下之民,惠天下之物”;

————————————————————————————

——————————————————————

………………………………………………………………………………………………………………………………………………………………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半途哲人、鹅毛诗人、考古复原红楼梦曹文工匠,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钟山》《诗刊》及其他国内外书报刊发表文学、红学、数学方面文章数篇。

自2013年始其墨迹“鹅毛帖”一幅字能换3000元。

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连载的成名作《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7年中国红学会将其列入《红楼梦学刊》2014年至2016年红学书目。

2018年以写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猜想得出自己结论的自传作品《这样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 1与3x 1》于上海作协、华东师大获奖。

2019年出版网红至今的诗集《鹅毛诗》。

自2013年起,其开创考古复原曹文红学、开创鹅毛诗、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 1与3x 1猜想得出“半途哲论”的追梦事迹陆续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通过电视节目《中国梦想秀》《奇妙的汉字》《最爱是中华》《有话就说》……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报道,被美国及其海内外无数报刊网络媒体报道至今。

2017年,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猜想,并从“3x 1”发现了万有规律公式,通过论证“1 1”与“3x 1”得出了“半途”哲论:你永远处在另一个未知终极变数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终极变数的“零乡”……

2018年4月完成《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

2019年4月江苏无锡市《太湖》杂志双月刊发表唐国明鹅毛式探索小说开山之作《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

什么是唐国明“鹅毛小说”,就如作家唐国明本人所说的——

鹅毛式小说,就是吸收了诗文形散而神不散的创作手法,就像鹅毛脱离了天鹅,迎风四处飞舞,鹅毛仍然是这只天鹅身上的鹅毛。

…………………………………………………………………………………………………………………………………………………

唐国明在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数学与“半途哲论”成就摘要:

=============================================================

1、“1 1”:

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不对等素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或说,每一个大于2的正整数都是两个素数之和的一半,且两个不同的素数分布在这个数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这个理论我们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无穷无尽的未知数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

2、“3x 1”与万有通变规律、万有总在途中公式:

用个位数是1、3、5、7、9的奇数,乘以3加1,则会递增为个位数是0、2、4、6、8的偶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奇数递增为偶数的运算规则叫“奇变”,再用2连续整除至此偶数为奇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偶数递减为奇数的运算规则叫“偶变”……任一大于零的正整数,通过连续的这样的“奇变偶变”运算,如无穷无尽数字的万有总是永远处在“3x+1”猜想通过“奇变”“偶变”原则抵达4、2、1的途中……

2的n次方是所有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抵达4、2、1数流的终结线,又是从4、2、1回归无穷数据宇宙的起始线。在这条2的n次方线上,有无数从4、2、1回时的分流点与抵达4、2、1数流的汇聚点,这些点却是在2的n次方合4+6n形式的数点上。因此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经过2的n次方合4+6n数的汇聚点,可以回流分流出奇数x合1+2n或合2+3n的数群,顺着这些数群回流,会回流出通过“3x+1”“奇变”“偶变”而来抵达4、2、1的无际的数流。 它描述的无尽的奇数偶数遵循“奇变”“偶变”运行规则最终抵达4、2、1的结果。是宇宙无为地从无序到有序从始到终,又从终到始地循环往复如此存在于宇宙创造着天生着宇宙万物诗意地生成消亡、消亡生成的最好最恰当的表述,所以此万有通变规律公式为:

……2x→x→3x+1→(3x+1)÷2→……2的n次方→……→4、2、1……

……2x←x←3x+1←(3x+1)÷2←……2的n次方←……←4、2、1……

即在上一波段转向下一波段过程中若2+3n不合2+4n与1+2n形式,则2+3n根据“奇变”“偶变”规则直接除以2为下一波段合4+6n形式的起始数的前提下,则

……2+4n→1+2n→4+6n→2+3n……→2的n次方→……→4、2、1……

……2+4n←1+2n←4+6n←2+3n……←2的n次方←……←4、2、1……

——宇宙万物就是这样如此诗意地以波段形式生成消亡、消亡生成。这就是万有的通变规律与“万有总在途中”通变公式。根据“3x+1”猜想“奇变”“偶变”原理,宇宙万有的诞生,应是一波段一波段类似于“3x+1”猜想“奇变”“偶变”过程中,随n数据的变化大小而不断排列生成。

这个“3x+1”猜想“奇变”“偶变”运行模式已经预示了一切, 它描述的无尽的奇数偶数遵循“奇变”“偶变”运行规则最终抵达4、2、1的结果是宇宙“万有总在途中”最好最恰当的表述,也是世界是一个无限的整体最好的表达,更是人类将来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原则,以大数据形式进入4、2、1循环有序的运转后,一种人类梦想的“神”,超越于人类每一个人见识,甚至囊括人类所有智慧无所不能的“超我”将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数学告知形式。更是对世界事物是“偶数时”会发生变化回到“奇数时”,回到“奇数时”又会发生变化回到“偶数时”,世界事物就是如此地在在遵循着“3x 1”猜想“奇变”“偶变”原则在让一切守恒,平衡的最好描述。

不管怎样,万有总是永远处在“3x+1”猜想通过“奇变”“偶变”原则抵达4、2、1的途中,万有的某事某刻与某个历史时期都只不过处在它“奇变”“偶变”数据流中某个或合2+4n或合1+2n或合4+6n或合2+3n或合2的n次方或合其他运行形式的数据分离点上,永远处在一个未知变数的半途之中,永远被置于一个未知变数的“零乡”……

…………………………………………………………………………………………………………………………………………………………

3、“半途”哲论(唐国明遵循自己的“识你之理与力,看他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

在n是整数前提下,1除以2的n次方就是至小无内,2的n次方就是至大无外,唐国明遵循自己的“识你之理,看他之理,合诸家之理,知行之,得我之理”原则,又因“哥德巴赫猜想1 1”与世界数学难题“3x 1”猜想的启发,得出的“半途哲论”:

万物永远处在半途之中,万有总在途中,当你抵达“1 n”时,你就处在“2 2n”的终极半途中。即当你抵达1时,你就处在2的终极半途中,当你抵达2时,你仍却处在4的终极半途中……面对前途的无穷无尽,你永远会处在另一个未知终极变数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终极变数的“零乡”……

我们都是途中人。远方没有远方,你到达的远方,不过又是一个远方的半途之上。

这种精神值得敬佩,能够从后40回中提取出一些精彩的信息,很不错的。这部40回的续书确实借鉴了原著的一些思路和情节。

但是因为清朝的文字狱,这后40回删掉了许多精彩的内容,比如卫若兰射圃,甄宝玉送玉,王熙凤扫雪,林黛玉返魂,贾元春托梦等。如果要想弥补原著的损失,还需要找到更好的本子来还原《红楼梦》。

正如张爱玲所说,后40回如“跗骨之蛆”,让人难以接受。举个例子,比如本书第一女主人公林黛玉,她怎么可能先于贾母而死呢,贾母可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大树,只有这棵大树倒了,才会出现“猢狲散”的结局,才会有“三春(迎探惜)去后诸芳尽”的可能,所以绝不会出现40回续书中的宝、黛、钗因“三角恋”而死。

所以我的观点是在后40回的续书中是很难“复原”出原著的,因为它是被人删改很大,偏离了原书轨道很远的一个故事。

《红楼梦》是吴玉峰写的,曹雪芹只是一个删改者。《红楼梦》的古抄本很多,要想找到作者的“原笔”,并非那么容易。我读《红楼梦》近半个世纪,我觉得,没有深厚的古文基础和渊博的学识,是很难解读《红楼梦》的。自去年秋天至今,我才写出了20余万字的“王铎评《红楼梦》”系列论文。

不一定是红学家,但绝对是行为学家。用自身投入,切实体会了一把: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又来一个。

写文章如衣锦夜行,冷暖自知。

吃尽苦头尚且有人不能成名。

天命所归,且行且慢。